點擊進入僑情管理信息系統

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

2023-07-28 17:25:00

《浙商·僑音》雜志第18期上市啦!

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

對于遍布世界1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205萬浙籍僑胞來說,《浙商·僑音》雜志是一份來自祖國家鄉的家書,新鮮出爐的第18期雜志有很多干貨亮點。

接下來請看《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全文:

地瓜,原產自墨西哥、哥倫比亞一帶的拉美地區,明朝傳入中國。400多年后的今天,遙遠東方的開放大省浙江,以一種全新的形式,將“地瓜的藤蔓”延展到了它的故鄉——墨西哥。

改革開放以來,浙江企業“跳出浙江發展浙江”,全球配置資源,破除浙江資源稟賦的桎梏;面對當下國際貿易摩擦頻發、一些西方國家關稅壁壘高企的困難,浙江企業精準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他們不斷開疆拓土,把墨西哥作為“拉美之門”,用資本、技術、現代化管理理念撬動美洲市場。

出海動力之變從成本驅動到市場驅動

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

蒙特雷市街景

在墨西哥北部工業重鎮蒙特雷市,穿城而過的85號公路,聯通墨西哥和美國,承載著約80%的美墨貨運貿易,被稱為墨西哥經濟的“大動脈”。

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

墨西哥新萊昂州蒙特雷市,北美華富山工業園 姚穎康攝

這條“大動脈”上,越來越多的卡車運送著浙江海外工廠生產的產品。2015年10月,浙江企業華立集團在公路附近拿下8平方公里的土地,建設當地首個中國工業園區。入駐企業富通集團董事長、浙江省商會會長王建沂也看好這個項目,一同投資,園區得名“北美華富山工業園”。“北美”二字,透著園區輻射美加市場的雄心。

那年,胡海第一次踏上墨西哥這片陌生的土地,忐忑又興奮。此前,他在華立印尼公司工作多年,運營境外產業園經驗豐富,故被派到這里“拓荒”。這一干就是7年,在此期間兒子出生,已牙牙學語;園區也從一片荒蕪的戈壁灘,發展成一個工業園,如今近30家中國企業在此投資建廠,其中一半的投資來自浙江。

今年,中國企業投資墨西哥呈現井噴態勢,胡海他們更忙碌了。“最多的時候,一周要連續接待10個客戶。”他說,近兩個月來,園區已接待50余批客戶,抵得上去年半年。有一個紹興客戶,電話、視頻溝通后,通過園區的無人機遠程看地,就買下了10萬平方米的土地。

作為拉美第二大經濟體,墨西哥工業體系相對完整,毗鄰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市場美國,是北美自貿協定的創始成員國。近5年來,浙江對墨西哥投資大幅增長。截至2022年底,浙江在墨西哥累計投資95家企業(機構),投資備案額為17.1億美元。

墨西哥成為投資熱土,是全球產業鏈加速重構的背景下,浙江乃至中國企業本著“市場在哪里、我們就在哪里”的理念,迅速應變——

瞄準美國的高端消費市場,顧家家居、拓普集團、中源家居等一批浙江龍頭企業紛紛入駐,贏得更多客戶、更大訂單,有的外商一個單品就下了1億元訂單;

海信、敏華等外省的行業龍頭也借著浙江“商船”,一同出海,其中敏華控股在華富山工業園拿地33萬平方米,規劃總投資3億美元,預計創造就業崗位7000個。

墨西哥怎么就突然火了?算一算賬,墨西哥并不算是傳統意義上的“成本洼地”:水、電、氣價格都要高于國內;鋼鐵、塑料等原材料,不少都比國內價格高出三四成甚至更多;即便是約2000元至3000元(折算成人民幣)的墨西哥工人平均月薪,綜合考慮當地工人的整體素質、生產效率后,優勢也不明顯。

頻發的國際貿易摩擦給墨西哥招引外資創造了機遇。根據《美墨加協定》,許多產品從墨西哥出口美國、加拿大可享受極低關稅甚至零關稅。同時,作為拉美第一大白色家電生產國、全球第五大汽車生產國,墨西哥有著相對完整的產業配套和工業門類。這些“天時地利”都獲得了浙江資本的青睞。

創業32年的浙江企業圣奧集團董事長倪良正更看重市場本身。這位木匠出身的企業家,已年過六旬,創業的決心和眼光卻不遜當年——2021年他將圣奧首個海外工廠設在華富山,一出手就是13萬平方米的大廠。

“不同于過去簡單的成本要素驅動,現在我們走出去就要跟著市場走。”圣奧墨西哥工廠負責人蔣健進說,墨西哥最大的優勢是距離北美市場近,借著這個橋頭堡,可以大幅拓展服務和配送半徑獲得新訂單,“畢竟,從那里發貨3個小時就能送到美國”。如今,圣奧的工廠已基本建成,還沒投產就已吸引數批國際客商前來考察。

行動早的浙江企業已嘗到了甜頭。2018年,汽配龍頭企業新坐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為第一家入駐華富山的企業。此前,公司重要客戶大眾就提出,基于本地化率的要求,希望他們到墨西哥設廠。于是,他們便在華富山租用廠房試水,從事汽車精密部件的研發、生產、銷售。隨著訂單和產量不斷攀升,次年他們便迅速買地建廠,將墨西哥工廠作為開拓美洲市場的重要基地。

“企業越做越大,走出去是必然選擇。”在采訪中,許多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即使沒有國際貿易摩擦,我們遲早也要布局海外;加速重構的國際產業鏈,讓浙江企業更快下定決心。”

就像中國經濟,到了今天的體量,需要與世界共享發展機遇,一同做大蛋糕;體格越來越壯的浙江企業,也需要更緊密地擁抱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以開放的心態在合作中謀發展。

出口產品之變從100%中國制造到“中國制造+墨西哥制造”

位于墨西哥中部的瓜納華托州以“彩色小城”享譽世界,電影《尋夢環游記》取景于此。除了以旅游聞名,這里同樣是一個工業重鎮。2016年,作為國內領先的汽車鋁合金精密壓鑄件專業供應商——寧波愛柯迪股份有限公司來此“尋夢”,選址在一個愛信、博世等巨頭企業集聚的國際工業園區,與當地企業合資辦廠。

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

愛柯迪墨西哥工廠,工人正在流水線上作業 姚穎康攝

從瓜納華托機場驅車半小時,便能到達愛柯迪墨西哥工廠所在園區,一路上類似的工業園一個接著一個。道路旁,立著一個巨幅燈箱廣告,“Welcome Chinese Investment”(歡迎中國投資)的字樣格外醒目。曾經,墨西哥人以一樣的熱情,歡迎來自歐洲、日、韓的企業;今天,中國成了他們最渴望擁抱的產業鏈新伙伴——走進園區,第一家工廠就飄揚著五星紅旗。

中國企業走出去,全球配置資源,成績固然可喜。但也有不少國人擔心,大批企業海外建廠,是否會導致國內產業空心化?

“尋夢”瓜納華托的愛柯迪,用實實在在的成績單給出回答。7年時間,他們的訂單飛速增長,新建5.2萬平方米的工廠,更大的二期項目已在籌備。新工廠還有一個月才能投產,數以億元計的訂單早已下到愛柯迪國內工廠進行試生產。

“這些訂單,在國內試生產后,會陸續轉移到墨西哥工廠。”愛柯迪墨西哥工廠總經理曹子政說,不用擔心,國內工廠不會“無單可做”——從新工廠投產到通過驗收、新訂單轉移,至少需要三年時間;并且,還有大批新客戶已經在尋求合作,之后會不斷有新訂單、新產品在國內工廠研發生產。“預計將來墨西哥工廠的產值能達到15億元,其中一大批的關鍵零部件需要在國內生產。”

的確,中國企業需要適應一個新形勢:從過去100%中國制造出口海外,到“中國制造+其他國家制造”,一起闖市場。“只要蛋糕做大,機遇只會更多。”銀輪墨西哥工廠總經理胡振武說。

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

銀輪墨西哥工廠,一名中國技工在指導墨西哥工人操作機械 姚穎康攝

浙江銀輪機械股份有限公司是汽車零配件行業中“汽車熱管理”類目的龍頭。兩年多前,銀輪決定在墨西哥設廠,最近首個工廠剛剛實現量產,明年即可實現滿負荷生產。

“新工廠為整個銀輪帶來巨大的訂單增量,我們墨西哥工廠明年的訂單預計能達到10億元。”胡振武介紹,如果不在海外設廠,就不可能有這些新訂單。并且,因為這些海外工廠的新訂單,銀輪的國內工廠也將獲得約2億元的新模具生產開發訂單。

對于“空心化”的擔憂,華立集團董事會主席汪力成用自己經營海外產業園二十年的經驗給出回應:華立集團在全球布局建設6個境外產業園,其中最早的泰國羅勇工業園已經運營近20年。這些海外產業園吸引入駐的200多家中國企業,沒有一家企業因為建了海外工廠而把國內工廠關停。

在蒙特雷,北美華富山工業園的投產企業絕大部分原材料、零部件來自國內,有的甚至零部件百分之百來自國內,僅在墨西哥完成最后一步組裝。有一組數據,可以反映浙江企業的海外新工廠與國內工廠在產業鏈的強關聯——華立海外工業園每1美元的產值就有60美分來自國內。

能力挑戰之變從單純拼制造到同步重管理

墨西哥當地時間2月28日,特斯拉公司宣布,將在墨西哥新萊昂州蒙特雷市建廠,新廠投資額或將超過50億美元,年產能可達100萬輛,創造約6000個就業崗位。為之付出巨大努力的新萊昂州州長加西亞連發數條推特,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對于銀輪、拓普等一批海外投資動作快的浙江汽車零部件企業來說,這無疑是巨大的利好。新的挑戰也隨之而來:特斯拉工廠和一大批供應商落戶蒙特雷,將對當地的用工帶來不小的沖擊。此前,墨西哥人工成本已從前些年的240比索一天,漲到了約300比索一天。就業機會多了,當地員工流動更頻繁。

一家浙江新材料生產企業在當地建廠投產一年多,離職的一線工人達一半。“我們工資待遇不差,免費午餐、班車接送等福利一應俱全,但就是留不住人。”該廠負責人說,墨西哥員工“進進出出”,嚴重影響了訂單生產交付。這幾乎是大部分在墨投資的浙企面臨的共性問題。

陌生的環境、全新的挑戰,考驗浙江企業的現代化管理水平。投資墨西哥七八年的某浙江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建廠之初墨西哥員工離職率高達每月5%。3年前,該企業參照國內母公司股份制改革的經驗,建立投資平臺允許員工自愿購買海外工廠的股份,如今,有近30名墨西哥當地員工自愿認購了工廠的股份,企業員工全年的離職率也控制在5%至6%的低位。

為了提高墨西哥團隊管理水平,愛柯迪曾派出3名墨西哥員工,赴中國總部考察學習,一方面學技術、學管理,一方面加強墨方管理團隊對中國企業的認同。

面對錯綜復雜的國際經貿環境,浙江企業帶著現代化的管理理念,與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一同前行,其中不乏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身影。然而,與行業巨頭相比,這些中小企業缺乏跨國經營的經驗,面臨更多挑戰。華富山工業園副總裁蔣鑫介紹,目前僅保溫材料行業浙江一地就有5家企業到園區進行考察,其中有行業20強左右的中小企業。對他們來說,企業管理水平和資金實力都面臨挑戰。

位于金華的浙江百川導體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榮良把兒子張則寬派到墨西哥,負責海外工廠建設,在異國他鄉“二次創業”。

一年來,這個90后小伙推進項目建設,迅速了解當地文化,著手組建墨西哥團隊。“現在3000多平方米的一期工廠已經建成,生產設備正在從國內運來。”問及什么時候回國,張則寬說,他們不是干三五年就走,在這里是要深耕當地,建設輻射美洲的重要生產基地。

增進互信、共謀發展,這也成為越來越多拉美國家謀求與中國合作的共識。

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③|尋夢墨西哥,進擊的“地瓜”

墨西哥新萊昂州經濟廳廳長伊萬·里瓦斯

在蒙特雷采訪時,墨西哥新萊昂州經濟廳廳長伊萬·里瓦斯告訴記者,下半年他準備到中國實地考察,走訪企業,希望能夠吸引更多中國企業投資墨西哥,“中國企業的技術實力與新萊昂州的區位優勢、產業基礎能夠形成強強聯合。”

中國與拉美國家相近相親,為浙江企業走出去夯實了基礎,但能否在拉美站住腳,考驗的是企業綜合實力。寧波企業大葉股份墨西哥工廠負責人杜德海在墨西哥工作生活十多年,因大葉股份投資5500萬美元的項目,從圣路易斯波多西舉家搬到了蒙特雷。杜德海頗有感觸地說,浙江企業投資海外,一要輸出現代化的管理模式,贏得本地員工的認可,穩定團隊、保證生產;二要強化國內總部研發設計能力,為海外工廠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懂制造,更要懂得海外項目運營和管理。這是在全球配置資源的浙商需要掌握的新技能。唯有如此,浙江“地瓜經濟”的藤蔓才能越來越粗壯,才能在與全世界合作伙伴的合作中行穩致遠。

來源:《浙商·僑音》第18期

上一篇: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②|浙產造車新勢力出海,首站為啥選泰國
下一篇:藤蔓全球 僑見浙江④|浙江華立集團董事會主席:我眼中的“地瓜經濟”

国精品午夜福利视频不卡麻豆_韩国激情高潮无遮挡HD_国产精品未满十八禁止观看_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人人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