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diǎn)擊進(jìn)入僑情管理信息系統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2024-05-21 11:03:52

5月18日是國際博物館日,“畫(huà)蛋”博物館你見(jiàn)過(guò)嗎?在紹興越城,82歲的畫(huà)蛋大師、非遺傳承人王立導家中,一件件技藝精湛的畫(huà)蛋作品被他整齊地收納在書(shū)架上,山水、仕女、花鳥(niǎo)……相映成趣,這個(gè)在小小蛋殼上繪就而成的藝術(shù)世界,是這位頭發(fā)花白的老人親手搭建的“博物館”。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王立導家中一隅

多年苦練只為畫(huà)好一顆蛋

“我是15歲開(kāi)始學(xué)畫(huà)蛋的。當時(shí)的想法很簡(jiǎn)單,因為我個(gè)子小,父母擔心我找不到工作,就讓我跟著(zhù)家附近一位姓宋的老先生學(xué)畫(huà)。”想起一開(kāi)始學(xué)畫(huà)蛋的場(chǎng)景,王立導記憶猶新。

畫(huà)蛋流程十分復雜,需經(jīng)過(guò)挑選、抽空、清洗、消毒、封洞等近20道工序。當時(shí),只有小學(xué)學(xué)歷且毫無(wú)繪畫(huà)基礎的王立導,幾乎在每個(gè)流程都“打過(guò)下手”,唯獨畫(huà)蛋著(zhù)實(shí)是個(gè)大難題。

畫(huà)一顆蛋能賺1角多的收入,為謀生計,王立導只能在磨礪中精進(jìn)。那時(shí),蛋還不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見(jiàn)的食物,材料稀罕,他就在咸鴨蛋上練習,畫(huà)了洗,洗了再畫(huà),反復臨摹。

在光滑圓潤又弧度較大的蛋殼上作微型工筆畫(huà),難度極大,加上畫(huà)蛋時(shí),蛋和手需同時(shí)懸空,穩是作畫(huà)的前提條件。把蛋拿穩不能有一絲動(dòng)蕩,懸手提筆平穩作畫(huà),得練出一定的功力。

“我從來(lái)沒(méi)學(xué)過(guò)畫(huà)畫(huà),學(xué)畫(huà)蛋時(shí)是第一次摸畫(huà)筆,一筆細線(xiàn)勾下去不挺不直,怎么能畫(huà)得好呢?于是就在握筆的虎口處放一盞盛水的酒盅,練筆時(shí)手不能抖、水不能溢,每天練‘定力’。”一開(kāi)始只想著(zhù)酒盅不倒,苦練后,酒盅里的水也四平八穩,彼時(shí)王立導已能做到線(xiàn)細如絲、收放自如,一天最多能完成三四枚畫(huà)蛋作品了。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王立導經(jīng)常坐在窗邊畫(huà)蛋

融入家鄉山水

20世紀70年代,畫(huà)了十幾年蛋的王立導,因為工作變動(dòng)暫停畫(huà)蛋事業(yè)。直到退休后,才重新拿起畫(huà)筆。這一次,他的目標是將家鄉山水融入畫(huà)蛋藝術(shù),制作出更精美細致的畫(huà)蛋手工藝品。

幾十年來(lái),他一直不曾落下對文化素養的提升,博覽群書(shū),目的是“儲學(xué)”,力求提高審美水平。例如畫(huà)紹興山水時(shí),四季景色都是不同的。春、夏、秋、冬,風(fēng)、晴、雨、雪,各有其妙。如要畫(huà)好,必須參閱實(shí)地寫(xiě)生和眾多資料,才能畫(huà)出獨具魅力的紹興景色。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一沓寫(xiě)生小卡——紹興的橋

因此,只要一有空閑,王立導就走進(jìn)紹興各大名勝景點(diǎn),觀(guān)察細節、收集素材,回來(lái)后將之整理成寫(xiě)生小稿,以備畫(huà)蛋時(shí)參考使用。厚厚的一沓寫(xiě)生小卡中,光是橋就有200多座,沒(méi)有一座重復。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作品《鑒湖山水》

越城鑒湖、新昌十九峰、上虞覆卮山……家鄉山水給了他豐富靈感。除了畫(huà)蛋,王立導還嘗試將微型工筆畫(huà)技術(shù)與充滿(mǎn)紹興元素的蚌殼、魚(yú)鱗、蟹殼、甲魚(yú)背等材料相結合,進(jìn)行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作,他的想法很簡(jiǎn)單,“我想把紹興宣揚出去,讓別人都知道我們紹興”。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作品《新昌十九峰》

心系紹興畫(huà)蛋的明天

在王立導的家中,記者見(jiàn)到了他珍藏50余年的作品。雖歷經(jīng)風(fēng)霜,蛋殼上的畫(huà)面卻依然如新。

“現在年紀大了,眼睛不行,手也發(fā)抖。”王立導說(shuō),現在畫(huà)蛋的效率變低,很多本該早就完成的畫(huà)蛋還沒(méi)完成上色。

除了未完成的畫(huà)作,更讓王立導掛心的還有紹興畫(huà)蛋的明天。眼看這樣凝聚著(zhù)濃郁人文色彩的民間文化瑰寶可能失傳,王立導感到遺憾與無(wú)奈。

“只要有人肯學(xué),我都愿意教,無(wú)償指導。”王立導說(shuō),這些年,紹興畫(huà)蛋的精美吸引了不少人上門(mén)拜師學(xué)藝,但真正堅持下去的幾乎沒(méi)有。他希望能有越來(lái)越多的人看見(jiàn)紹興畫(huà)蛋,也期待有人能將“畫(huà)蛋”這份事業(yè)傳承下去。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雙面畫(huà)蛋(左鏤空為蛋的內里,右為蛋的外殼)

【紹興畫(huà)蛋簡(jiǎn)介】

紹興畫(huà)蛋,歷史悠久,起源于我國古老的蛋俗文化,最早可追溯到兩千多年前的戰國時(shí)期,是一種在禽鳥(niǎo)蛋殼上施藝作畫(huà)的民間工藝。紹興舊俗以彩畫(huà)的花鴨蛋為吉祥物,作為婚嫁喜慶、生兒育女的吉利禮品?!洞嚷劕嵱洝吩涊d:“越俗,生子三日,浴之外家饋果餌。洗兒名曰三朝,最重花鴨蛋,或彩畫(huà),或剪五色紙作花粘之,分貽戚友。”清代初期,畫(huà)蛋題材以簡(jiǎn)單的花鳥(niǎo)魚(yú)蟲(chóng)和十二生肖為主,玩賞過(guò)后,可去皮食用。至清代中期,到清代中期發(fā)展成為在空殼上彩繪,致使蛋殼畫(huà)成為單純的工藝品。

二十世紀初期,紹興城內的民間藝人俞飛安、茹竹軒等人從制作到技藝都有開(kāi)拓性的創(chuàng )新。為了有利保存,凸現工藝價(jià)值,開(kāi)始將蛋殼表面經(jīng)多種處理后再作繪畫(huà),外面裝上玻璃框盒。此后,從花式到品種,從畫(huà)藝到裝潢,不斷進(jìn)行改進(jìn)提高,日臻完美。

【人物簡(jiǎn)介】

蛋殼上的博物館真稀奇 82歲紹興老人將家鄉山水繪成“掌上風(fēng)景”

王立導,浙江紹興人,1943年出生,現為中國工藝美術(shù)學(xué)會(huì )資深會(huì )員,浙江省僑界中外文化藝術(shù)交流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紹興市工藝美術(shù)行業(yè)協(xié)會(huì )顧問(wèn),紹興非遺保護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委員,省民俗文化促進(jìn)會(huì )理事。

從事工藝美術(shù)60余年,退休后堅持民間老手藝,為非遺“紹興畫(huà)蛋”代表性傳承人,作品多次在國內外參展獲獎,屢見(jiàn)報刊與電視報道。

在職期間,長(cháng)期業(yè)余潛心研究祖國傳統圖案,先后在全國專(zhuān)業(yè)刊物上發(fā)表學(xué)術(shù)論文70多篇,專(zhuān)著(zhù)有人民美術(shù)出版社的《中國傳統寓意圖像》,以及《中國吉祥圖案要覽》《紹興民俗風(fēng)情》等,被國家圖書(shū)館、美國國會(huì )圖書(shū)館等國內外頂級圖書(shū)館所收藏。

作品入載《中國當代民間工藝名家名作選粹》,名載《中國當代工藝美術(shù)名人辭典》《中國民間文藝家大辭典》。為表彰其60年來(lái)對紹興工藝美術(shù)的卓越貢獻,2020年獲紹興市工藝美術(shù)終身成就獎。

來(lái)源:潮新聞

上一篇:首部反映華僑回鄉發(fā)展“地瓜經(jīng)濟”的廣播劇上線(xiàn)
下一篇:《僑·藝術(shù)》|胡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