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diǎn)擊進(jìn)入僑情管理信息系統

“我們與山海有個(gè)約定”(千行百業(yè)看海歸)

2024-05-24 15:40:00

“我們與山海有個(gè)約定”(千行百業(yè)看海歸)

韓正樹(shù)工作室內一角。

“我們與山海有個(gè)約定”(千行百業(yè)看海歸)

韓正樹(shù)工作室院內展示的團隊設計作品案例模型。

“我們與山海有個(gè)約定”(千行百業(yè)看海歸)

朱文榮在檢查滸苔晾曬品質(zhì)。

在浙江省寧波市象山縣,有這樣兩位留學(xué)日本、回國創(chuàng )業(yè)的海歸:一位是畢業(yè)于高知大學(xué)的朱文榮,他熱愛(ài)海洋,破解了滸苔養殖技術(shù)難題;一位是畢業(yè)于多摩美術(shù)大學(xué)的韓正樹(shù),他與山林作伴,將自己的設計理念融于青山綠水。山海之間,記錄著(zhù)他們的青春夢(mèng)想。

把小滸苔做成大產(chǎn)業(yè)

每年的三四月份是滸苔采收的旺季,在象山縣黃避岙鄉,沿著(zhù)海邊灘涂,朱文榮正在仔細查看滸苔長(cháng)勢。岸旁,村民正在翻看晾曬整齊的一排排滸苔??吹街煳臉s來(lái)了,倆人熱絡(luò )地嘮了起來(lái)。

“徐阿姨撈滸苔有些年頭了,每年光這一項能多六七萬(wàn)元的收入。”朱文榮對記者說(shuō),附近村民像徐阿姨這樣的情況不在少數,大家在家門(mén)口就能增收致富。

十余年間,朱文榮一頭“扎”進(jìn)了象山港周邊的漁村里。他的身影在灘涂泥濘地和工廠(chǎng)實(shí)驗室之間奔波。憑著(zhù)一股不放棄的韌勁,朱文榮把原本不起眼的小滸苔做成了大產(chǎn)業(yè)。

與滸苔結緣,是因為當年的留學(xué)經(jīng)歷。在高知大學(xué)學(xué)習時(shí),朱文榮的專(zhuān)業(yè)是滸苔研究。在當時(shí)的日本,每公斤滸苔粉價(jià)格不菲,朱文榮在回國考察滸苔生長(cháng)情況時(shí)發(fā)現,在象山,這些長(cháng)在灘涂上的滸苔并不是啥寶貝,時(shí)常被蟹、貝養殖戶(hù)舍棄。這個(gè)青年人發(fā)現了商機。

2006年,帶著(zhù)在日本打工攢下的10多萬(wàn)元,朱文榮決定回國創(chuàng )業(yè),從事海藻養殖、加工、出口及產(chǎn)品開(kāi)發(fā)。由于認識不少日本滸苔經(jīng)銷(xiāo)商,回國創(chuàng )業(yè)的第一年,朱文榮就打開(kāi)了曬干滸苔的銷(xiāo)路。

不過(guò),問(wèn)題隨之而來(lái):野生滸苔生長(cháng)期只在每年的1月至5月,產(chǎn)量不夠怎么辦?“滸苔養殖”的想法漸漸浮現。

經(jīng)過(guò)反復試驗,朱文榮帶領(lǐng)團隊慢慢掌握了使用海洋深層水進(jìn)行海藻養殖的方式,讓本來(lái)只能在平面上進(jìn)行的海藻養殖,能夠在立體空間中進(jìn)行。

在朱文榮團隊的陸基化養殖基地里,可以看到滸苔懸浮于水中,不需像在海里時(shí)附著(zhù)于灘涂或礁石。“利用孢子集塊化技術(shù),可以在繁殖期間對滸苔進(jìn)行處理,使根部與根部互相附著(zhù),從而實(shí)現懸浮生長(cháng)。”朱文榮說(shuō)。

青年設計師田園筑夢(mèng)

10年前,在象山縣新橋鎮廟前楊村,還在大學(xué)三年級的韓正樹(shù)就對老家閑置的房屋做了翻新改造。如今,這棟從小藏在他記憶深處的村中老宅煥然一新:白色的二層小樓、明亮的玻璃天井、原木色手作柜子……韓正樹(shù)把這里變成了設計團隊的工作室。清新雅致,是走入這間宅院時(shí)的第一印象。

1992年出生于象山的韓正樹(shù),自幼便對藝術(shù)與設計情有獨鐘。大學(xué)期間,他將自己老家閑置的房間作為改造對象,進(jìn)行了實(shí)驗性住宅改造設計。畢業(yè)后,韓正樹(shù)前往日本深造,研究生期間,他以“空間活化及地域再生設計”為課題,對家鄉象山進(jìn)行了課題研究,深入調研了象山的地域環(huán)境和文化特色,并在研究生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中以家鄉漁村的再生計劃為題做了設計提案。

2019年研究生畢業(yè)后,韓正樹(shù)回到家鄉,與一群志同道合的青年設計師一起先后成立了兩間(寧波)文化有限公司和未命名建筑設計事務(wù)所,致力于將設計理念與當地文化相結合,打造出獨具特色的作品。“我們團隊成員里有四名都是留學(xué)回國的,我們都覺(jué)得建筑的核心是人,團隊的核心也是人。談起創(chuàng )業(yè),大家可以說(shuō)是一拍即合。”韓正樹(shù)說(shuō)。

幾年里,韓正樹(shù)工作室的設計項目在社區、工廠(chǎng)、鄉村民宿都有體現,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個(gè)案例,是對浙江臺州一家鄉間民宿的改造。“得到業(yè)主的項目邀約后,我們就頻繁來(lái)往于工作室和項目地。”韓正樹(shù)說(shuō),為了更好地呈現項目的落地效果,項目啟動(dòng)實(shí)施后,他與兩名創(chuàng )業(yè)伙伴背著(zhù)睡袋就住進(jìn)了村子。

“整個(gè)場(chǎng)地原本是村莊的一部分,天然景觀(guān)很美。我們當時(shí)就想到可以打造一個(gè)向內空間,民宿外部風(fēng)貌與周邊自然環(huán)境和諧相融,向內則是不一樣的空間層次。”設計方案幾易其稿,幾個(gè)青年人最終用誠意滿(mǎn)滿(mǎn)的作品打動(dòng)了業(yè)主,成功拿下了項目。

說(shuō)起這家鄉間民宿,韓正樹(shù)掩飾不住興奮。極簡(jiǎn)的風(fēng)格、純粹的筆觸,山谷與村落間的一草一木成為天然點(diǎn)綴,工作室成員還收集了村中的瓦片、木材、陶罐等物品,讓它們以新的形式散落于四處,給整體環(huán)境更添鄉味野趣。韓正樹(shù)說(shuō),項目完成后,整個(gè)團隊對于設計又有了新的理解。“一個(gè)成功的鄉村項目需要考慮人們的實(shí)際需求和體驗,而不僅僅依賴(lài)于物理空間的設計。”他說(shuō)。

在創(chuàng )業(yè)路上成長(cháng)

如今,朱文榮將目光投向了更寬廣的田野。如果說(shuō),最開(kāi)始吸引朱文榮來(lái)到象山農村的是滸苔,最終讓他扎根于此的則是田園村落間的蓬勃生機。

依托土地流轉,朱文榮打造出了鄉村田園綜合體 “里海荷塘”和民宿“安瀾別院”,很受游客青睞。“我想讓前來(lái)游玩的顧客在這里有家的感覺(jué)。”朱文榮說(shuō)。

近年來(lái),朱文榮更加注重通過(guò)項目有效對接當地農業(yè)產(chǎn)業(yè),把觀(guān)賞體驗與經(jīng)濟增收有機結合,水稻田里養起了魚(yú)、蝦、青蟹、大白鵝,既推出高質(zhì)量農副產(chǎn)品,又提高了稻田綜合效益。

2023年2月28日,在黃避岙斑斕海岸線(xiàn)廣場(chǎng),當地西滬港一年約2340.1噸碳匯量以每噸106元的價(jià)格成交。這是全國首次以拍賣(mài)形式進(jìn)行的藍碳交易,現場(chǎng)拍賣(mài)的藍碳,來(lái)自西滬港“西滬三寶”,包括海帶、紫菜以及滸苔。

作為交易賣(mài)方之一,朱文榮創(chuàng )辦的公司出售了2022年滸苔碳匯量246.1噸。

“通過(guò)藍碳交易,可以更好實(shí)現生態(tài)產(chǎn)品價(jià)值的提升。”朱文榮說(shuō),成交的費用將繼續用于后續滸苔養殖和固碳機制研究,他也希望未來(lái)會(huì )有更多人關(guān)注當地的藍碳經(jīng)濟、海洋經(jīng)濟。

今年4月底,寧波創(chuàng )業(yè)創(chuàng )新風(fēng)云榜發(fā)布,韓正樹(shù)榜上有名。當地這一大學(xué)生創(chuàng )業(yè)新秀評選自2008年開(kāi)始,至今已連續舉辦16年,累計評選了159名大學(xué)生創(chuàng )業(yè)新秀。韓正樹(shù)說(shuō),入選這一榜單,對他和整個(gè)團隊來(lái)說(shuō)都是一種鼓勵。

年初,韓正樹(shù)在原工作室附近又租了三棟閑置房子,計劃在6月進(jìn)行集中改造。他說(shuō),希望自己的經(jīng)歷能鼓舞更多想要返鄉創(chuàng )業(yè)的設計師,讓大家一起助力家鄉發(fā)展。“工作室成立幾年里,我們的一些設計理念也在更新、調整。設計師與項目其實(shí)在‘教學(xué)相長(cháng)’,其間記錄下來(lái)的正是創(chuàng )業(yè)者成長(cháng)的足跡。”

“我們與山海有個(gè)約定”(千行百業(yè)看海歸)

來(lái)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上一篇:人民日報海外版:浙籍僑胞助力家鄉茶葉“出?!薄黄枞~聚僑心
下一篇:最后一頁(yè)